隋唐大运河:见证富贵盛世 再迎严重开展机会

未知 2022-04-20 12:11

隋唐大运河:见证富贵盛世 再迎严重开展机会 


一千多年前,隋炀帝为什么要命令开凿隋唐大运河?它为沿线城市、村落带来了怎样的开展机会?现在,洛阳隋唐大运河文明博物馆把大运河“搬”进展厅,走进其中,可领会千百年来沿河两岸的富贵与变迁。

4月19日,记者刚走进隋唐大运河文明博物馆,就被其新颖共同的设计所招引。圆弧穹顶上,由12.6万个三彩陶单元组成一只只犹如被风吹满的船帆,在光线足够的条件下,能让人感受到三彩陶吊顶的光影变幻,犹如流动的大运河,波光荡漾、俊美壮阔。

博物馆内,以“国运泱泱——隋唐大运河文明展”为主题的陈设展览,经过“天工国运一统中华”“千年运河万物通济”“隋唐盛世国运富贵”“古今辉映源远流长”四大版块内容,讲述了隋唐大运河的前史变迁,以及由此带来的都市繁荣和文明交流。尤为招引人的是,“一粒米的漕运之旅”沉浸式体验空间,观众可沿着脚下的“运河”走向,经过漕运征收、运送、抵达不同故事场景,了解沿线城市面貌、河工技术、漕运制度革新、仓储方式等大运河文明的精彩细节。

“当年隋炀帝开凿隋唐大运河首要是为了稳固国家政权,进一步加强对江南地区的控制。”隋唐大运河文明博物馆陈设保管部主任杨浩烨说,隋唐大运河连通了海河、黄河、淮河、长江、钱塘江五大水系,是其时南北交通的大动脉,满意了粮食等重要物资的运送需求,是政治、经济、技术开展的必然结果,推进了政治一统、经济开展、文明交流、民族交融,可以说在必定程度上支撑起了唐宋盛世。

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刘海旺介绍,我国大运河河南段首要是指隋唐大运河通济渠、永济渠及京杭大运河会通河台前段,包含洛河、汴河、卫河、会通河四个大运河文明遗产段落,流经洛阳、郑州、开封、商丘、焦作、新乡、鹤壁、安阳、濮阳等地。以隋唐东都洛阳为中心的隋唐大运河,无疑是我国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隋唐大运河,已流过千年岁月。除了个别区段仍在发挥作用外,其他多已淤塞淹没或抛弃,但其沿线留下了大量与运河相关的重要文明遗产。在运河沿线考古发掘发现了洛阳回洛仓遗址、含嘉仓遗址以及浚县黎阳仓遗址等,这些关系国家命运的国家粮仓的发现,充分印证了大运河强壮的军事和经济功用。

依运河而建、因运河而兴的浚县古城,历经岁月洗礼,旧貌换新颜。穿过云溪桥,登上古城墙,无论俯瞰仍是远眺,“两架青山一溪流、十里城池半入山”的古城新姿令人震撼。特别当夜幕降临,现代光影科技与运河文明元素、古城特色文明元素和现代艺术元素有机交融,似乎碰撞出一座“千年穿越的不夜之城”。

据统计,河南大运河沿线具有国际文明遗产项目5个、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29处、国家非遗项目66个,并坐落着郑州、开封、洛阳、安阳四大古都,以及商丘、浚县等7座国家前史文明名城。不只有河道、码头、河堤、水工设施等物质文明遗产,还孕育了共同的文明与习俗,如江河号子、木版年画、民间社火等非物质文明遗产,见证过富贵盛世,经历过困顿落寞,现在又迎来了严重开展机会。

当时,河南正在深入施行文旅文创交融战略,全力刻画“行走河南·读懂我国”品牌。在河南博物院院长马萧林看来,河南应抓住机会,充分发挥大运河文明这个超级IP优势,进行立异性转化创造性开展,将文明遗存和旅游工业深度交融,把前史文明名城和运河文明贯通起来,将沿线古城串联起来,打造运河文明旅游长廊,构成联动效应,推进文明资源转化为文明生产力,为文明强省建设奠定坚实基础。

 

标签